中新网湖北 湖北新闻网 多所大学毕业生“灵活就业”比例接近一成-乐鱼全站app官网入口

多所大学毕业生“灵活就业”比例接近一成
长江日报
2022年03月21日 10:25
2022年03月21日 10:25 来源:长江日报
分享到:

  □ 长江日报记者张维纳 实习生张薪蕙 周婉丽

  近日,“90后为何越来越愿意接受灵活就业”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。这不是“灵活就业”第一次备受关注,今年年初,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,目前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了2亿人左右。不同于“60后”“70后”,当下的“90后”对于传统的“单位”已经越行越远,他们更追求自由、宽松的灵活就业。

  长江日报记者梳理多所高校发布的2021年就业报告发现,“灵活就业”已经成为就业报告中非常有存在感的一项数据,例如,清华大学本科毕业生中灵活就业人数比例为13.6%,上海交通大学本科毕业生灵活就业人数占比7.57%;南京大学本科毕业生中,灵活就业人数占比7.01%。

  年轻人为何选择灵活就业?同样的灵活就业,有着不同的人生轨迹。我们找到了4位选择灵活就业的年轻人,请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。

  ■ 保证收入稳定需提前做好长期规划

  讲述人:瑞瑞,宴会设计师,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

  从设计灵感、确定设计方案、施工对接、搭建现场再到后期出片,很多因素决定了一场婚礼的最后呈现是否如你所想,就像我成为自由职业宴会设计师,一切都是顺其自然。

  2016年,我从鲁迅美术学院毕业后,入职了一家婚庆公司。两年后,我从“打工人”恢复了“自由身”。一直以来,我都有做自由设计师的想法,但这仍比我预期中早了几年。

  2019年年底,我和几位朋友一起在北京成立了一家设计工作室,希望用设计给庸常的生活加点颜色和味道。

  由于行业性质的原因,无论是工作方式,还是收入水平,灵活就业没有让我的生活发生很大变化,但是工作自由度更高了。

  自由度高也意味着稳定性会差。解决稳定问题就需要提前做好长期规划,我会在上半年就安排好下半年的工作,这样才能保证相对稳定的收入。

  前不久,我还抽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前往武汉,在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学习珠宝设计。这既是兴趣爱好,也是为了工作上的提升,这个行业要求我们不断学习,灵活就业为我提供了自由的学习时间。

  选择灵活就业后,我做了100余场婚礼设计,平均一年能完成30多场。我算是最早一批选择灵活就业的自由宴会设计师,能明显感觉到,这两年,选择灵活就业的设计师越来越多了。但我还是建议刚毕业的年轻人先去公司工作,待获取一定的经验和资源后,再选择灵活就业也不迟。

  ■ 做自由职业得有一定的社会资源

  讲述人:徐徐,广告人,硕士毕业于厦门大学

  每天早上8点,我把儿子送到幼儿园后,回到家坐在书桌旁开始工作。辞职成为自由职业者两年,我有了更多时间陪伴家人,还重拾了小时候拉手风琴的爱好,每一天都开心得不得了。

  2008年,我从厦门大学广告学专业拿到硕士学位后,进入了一家上海公司做市场营销工作。广告行业工作时间长、压力大,工作节奏非常快,加班已经成为广告人的日常。

  2020年夏天,我跳槽到一家正向电商转型的广告公司工作。那段时间,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晚上十一二点,我已经没有办法顾及家人的需求。

  丈夫生日的那个周六,我们说好带儿子去上海科技馆玩。但从出门到回家,我几乎没有腾出时间和他们一起玩耍,我一直在跟同事打电话,处于移动的工作状态。丈夫和儿子都有点委屈,我自己心里也非常难受。

  客户一直在催我修改ppt,我对丈夫说,你再等我5分钟,5分钟就好了,但他知道我5分钟根本忙不完。

  “再等我5分钟”成为我在广告公司工作时的一句口头禅。我每一天都不停地在跟家人说:再等我5分钟,我很快就结束了。

  我意识到工作时间已经严重影响了家庭关系,于是做出了辞职的决定,再加上工作中积累了一些人脉和资源,综合考量后,我决定以项目制的形式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。

  辞职后,我才意识到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“打工人”,我的性格更适合用自由灵活的方式去做多样化的工作。但灵活就业不等于随心所欲,实际上比在公司工作有更高的要求,最重要的一点是,自由职业要求你有一定的社会资源。像我一样,很多人会选择在35岁左右灵活就业,也是因为他们有了一定的经验、资源积累,然后才选择成为一名灵活就业者。

  ■ 意外是对灵活就业年轻人最大的挑战

  讲述人:小罗,创业者,硕士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

  我从小生活在汉正街,父母和二姐都在那里做服装批发生意。读书时,每年寒暑假我都会去门店帮忙。从小到大,我接触到的商贩和客户太多了,创业就像是刻在我身体里的dna。

  2011年高考结束后,我收到了湖北经济学院的录取通知书。为了方便新生,学校会在开学时提供场地让学生摆摊售卖新生用品。我嗅到了其中的商机,以低于汉正街批发价的价格和学长学姐们谈下了10万元的订单,又找到我家楼下的何阿姨,以最低价格拿到了床品、洗漱用品等新生生活用品。作为中间商,我挣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——3万余元。

  本科期间,我一直没闲着,做了很多尝试。承接过学校各社团的文化衫供应业务,做过考研培训代理,不仅赚到了钱,也帮自己顺利考上了武汉理工大学的硕士研究生。

  2020年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我回到武汉做起了社区线上团购,这算是我毕业后的第一次正式创业,也很顺利。听到这儿,你估计认为,我一直经历着顺风顺水的人生,但创业的风险就在于总有意外发生,这也是灵活就业对年轻人的最大挑战。

  去年下半年,我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位老板,和他一同尝试做电商直播。这段经历,也让我遭遇到了创业以来最大的失败。前期我拿下三块400平方米的地装修成直播棚,后期却因和合伙人经营理念不合、决策失误等问题,渐渐入不敷出。跟团队清算后,我背负着将近70万元的债务离开了。

  经历创业失败,我近乎有些病态地每天查看支付宝和微信余额,又打开各个掌上银行查看余额,用手机计算器算过一遍后,又拿起纸笔自己验算,反反复复算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现在,我已经放下了这段痛苦,接受了创业就有可能失败的现实,又组建了自己的团队,重新开始电商直播事业。创业带给我的满足感不在于金钱的多少,我过去尝试走过的路让我比同龄人经历了更多,这就是创业的意义所在。

  ■ 从影视公司辞职追逐自己的梦想

  讲述人:小王,独立导演,毕业于新闻专业

  我是学新闻专业出身,大学时拍过几部短片,有的还获了奖,我觉得自己还挺适合走这条路。2018年毕业以后,我进入一家影视公司做导演工作。

  2021年,工作3年以后,我决定从影视公司辞职追逐自己的梦想。

  导演需要有一定的创造、发挥空间。但归属于一家公司,或多或少都会受到束缚。在我工作3年后,我决定辞职成为一名独立导演。这不是自己的一时冲动,但父母不这么认为,直到现在,他们还是会时不时念叨我几句。

  去年,我拍了一部疫情题材和一部悬疑题材的影片,最近的工作就是把这两部片子剪出来,投递给国际国内各大电影节。

  我对现在的工作生活很满意,但我依然想继续深造,这几年一直没有放弃考研。起初,我给自己定的目标院校是北京电影学院,去年换成了中国传媒大学。我之前一直考的是专硕,更偏向创作实践。但今年,我的想法也变了,想考学硕研究生,做学术研究。如果能如愿考上,研究生毕业后我还是想拥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,在工作之余能继续创作,月亮和六便士,我希望两者能够兼得。


【编辑:裴春梅】

相关文章
" ));
网站地图